陈伟锋等诉上海市行知中学等人身损害赔偿案

  
案情简介:

      1997625日,被告上海市行知中学与被告通州市建筑安装工程总公司签订了《工程承包合同》。据该合同,由被告通州市建筑安装工程总公司承建"上海市行知中学综合科技楼"。被告通州市建筑安装工程总公司在施工期间,于毗邻被告上海市行知中学餐厅南侧搭建了一幢二层楼临时工棚(被告上海市行知中学对此无异议,该工棚已于19988月初拆除)1998328日至同年416日,被告上海市行知中学总务处安排员工对该校食堂二楼学生餐厅的餐桌、椅进行油漆。油漆期间,被告上海市行知中学在学生餐厅入口处置放有警示性黑板,提醒学生注意油漆事宜。19984161140分许,原告陈伟锋、刘佩芳之子,被告上海市行知中学初三学生陈毅在学生餐厅就餐时,感觉不适,遂跑至餐厅南侧窗台,进而翻越窗台,爬至被告通州市建筑安装工程总公司搭建的临时工棚屋顶上,后坠落倒地。被告上海市行知中学发现此情后,即派员将陈毅先后送至上海市宝山区宝山中心医院、上海市第二医科大学附属宝钢医院急救,因抢救无效,陈毅于当晚死亡。经宝钢医院临床诊断,死因为:呼吸衰竭、心力衰竭。在救治陈毅过程中,原告陈伟锋、刘佩芳向宝山中心医院支付了医疗费计1676.5元,向宝钢医院支付了医疗费计3659.66元。在上海宝山医药公司乐康保健药店购置了"人体白蛋白"6(1381.2)。同年418日,陈毅遗体在上海市宝山区殡仪馆火化。原告陈伟锋、刘佩芳向该殡仪馆支付了人民币5345.16元。

  原告陈伟锋、刘佩芳诉称:陈毅生前患有哮喘(过敏源系油漆)1998416日中午,在学校餐厅就餐的陈毅闻到油漆味后(该油漆味系被告上海市行知中学在学生餐厅内油漆餐桌、椅形成),感觉身体不适,因现场缺乏监管老师,陈毅为免休克窒息,从餐厅窗台处跨至被告通州市建筑安装工程总公司搭建的、距餐厅窗台不足一尺的工棚屋顶上后不慎坠地,经医院抢救无效身亡。据此,原告认为,被告上海市行知中学未尽监护职责;被告通州市建筑安装工程总公司搭建的工棚未设防护设施,且屋顶材质光滑,致陈毅坠亡。两被告均有过错,要求两被告连带赔偿陈毅生前抚育费、医疗费、丧葬费、精神损失费、赞助费计375088.32元,并负担诉讼费。

  被告上海市行知中学辩称:油漆学生餐厅餐桌、椅期间,校方在餐厅入口设置警示黑板,告之学生油漆事宜。陈毅应知晓油漆味有损自己身体健康,并及时报告老师,且作为初中三年级学生,陈毅应对爬窗的危险性有认识。而学校非学生的监护人,对就餐的学生无法定监管义务,故被告认为校方并无过错,对陈毅坠亡不负赔偿责任,但愿从道义出发,一次性补偿原告陈伟锋、刘佩芳5万元。关于赞助费3万元,被告上海市行知中学辩称,因陈毅未达校方录取标准,经原告与校方磋商后,原告自愿赞助3万元,作为回报被告上海市行知中学录取陈 毅为该校学生。因此,不存在返还之说。

  被告通州市建筑安装工程总公司辩称:因承建"上海市行知中学综合科技楼"所需,征得上海市行知中学许可,在该校校园餐厅旁搭建了临时工棚。原告之子擅自越餐厅窗台至工棚屋顶后坠亡,与本方无关。原告以工棚无防护设施等为由进行索赔缺乏依据。并且,陈毅死因缺乏法医鉴定,应属死因不明,故要求驳回原告诉请。

 

审理及评析:

  

    一审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上海市行知中学对学生负有管教的义务,但非民法原理上所确定的学生之监护人。因此,原告认位告上海市行知中学未尽监护之责,缺乏法律依据。被告上海市行知中学在油漆学生餐厅餐桌、椅时,已明示学生注意油漆事宜,受害人陈毅系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对自己的身体健康状况及自身实施的行为所产生的后果应该有一定的认识能力和预见性。在身体感觉不适时,理应及时报告老师和同学,而不应采取翻窗台、进而攀爬工棚屋顶等一系列危险方式。因此,其应对损害结果承担责任。原告陈伟锋、刘佩芳要求两被告赔偿陈毅生前抚育费15万元、精神损失费15万元,均无依据,法院不予支持。原告要求被告赔偿(返还)赞助费3万元之诉请,非损害赔偿处理范畴,本案不予处理。被告上海市行知中学依职权在学生餐厅油漆餐桌、椅及被告通州建筑安装工程总公司经被告上海市行知中学认可在校园内搭建工棚之行为均无不当,受害人陈毅翻越窗台、进而攀爬至工棚屋顶坠地身亡的损害结果非两被告的前述行为所致。因此,被告上海市行知中学、被告通州市建筑安装工程总公司对陈毅死亡后果并无过错,不应承担民事责任。故而,原告陈伟锋、刘佩芳的诉请法院不能支持。鉴于被告上海市行知中学自愿表示,从道义角度考虑,一次性补偿原告人民币5万元。被告上海市行知中学自愿补偿的表示与法无悖,法院可予准许。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五条、第一百零六条第二款的规定,判决:一、原告陈伟锋、刘佩芳要求被告上海市行知中学、被告通州市建筑安装工程总公司赔偿陈毅生前抚育费、医疗费、丧葬费、精神损失费、赞助费的诉请均不予支持。二、准许被告上海市行知中学自愿补偿陈伟锋、刘佩芳人民币5万元。案件受理费人民币8136元,由原告陈伟锋、刘佩芳负担。

  一审判决后,原告陈伟锋、刘佩芳不服,提起上诉。

  二审法院经审理认为:上诉人陈伟锋、刘佩芳要求确认被上诉人上海市行知中学与通州市建筑安装工程总公司负有侵权赔偿责任,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一审法院认定的事实无误,判决对原告诉讼请求不予支持,并无不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项之规定,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来源: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法院
~~~~~~~~~~~~~~~~~~~~~~~~~~~~~~~~~~